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冲 > 微博到底给中国带来什么?

微博到底给中国带来什么?

前几天,我在星巴克等人,苦等了一个小时,可该来的人依旧没来,于是顺手发了条微博抱怨,很快收到许多回复,有人说太巧了我也在等人,有人说他没及时到说明他不值得你等,还有人说数到十,再不到就闪人。

对了,或许不应该说发微博,而应该说“织了条围脖”。2010年年底寒流侵袭中国大地,“织围脖”的人却是有增无减,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发布的《2010中国微博年度报告》说,中国微博的访问用户已超过1.2亿人。截至2010年10月,中国微博服务的访问用户规模已达12521.7万人,活跃注册账户数突破6500万。

考虑到一个人会在不同网站注册多个账户,1.2亿用户并不意味着有1.2亿人在用微博,但这无法否认微博在中国的超常规发展,一种传播媒体普及到5000万人,电视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而微博只用了14个月。微博2007年进入中国,2010年在新浪网的带动下快速崛起,说2010年是中国的“微博元年”恰如其分。

微博的崛起,不仅是数量的增加,还因为他囊括了各个阶层,胡锦涛和温家宝在人民网设了留言板,北京市公安局开通微博发布信息,云南省开设“微博云南”,是内地唯一的省级官方微博,姚晨微博的受欢迎程度胜过她在《潜伏》的受欢迎程度,奥运退赛一度人气受损的刘翔,在腾讯的微博竟然拥有900多万听众(粉丝),这数量除了央视春晚和新闻联播之外恐怕很少有媒体与之抗衡。

这一年,好多新闻通过微博爆料,通过微博传播;好多明星通过微博曝光,通过微博炒作;就连被浙江某县公安机关通缉的记者仇子明,也通过微博向大家报平安,并且知道IP很快会被锁定,因而发完微博后迅速离开。

快速发展变化中的微博和微博带来的传播方式甚至思维模式的变化,究竟会给中国带来什么?这是一个过于庞大的命题,一篇小文恐怕无法给出标准答案,即使一本书也不能完全讲好、讲透,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思考,不只是互联网专家思考,不只是学界精英思考,每个人都可以思考,都可以写出140个字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1.2亿微博注册用户每个人都写一段话,说出自己认为“微博给中国带来什么”,这就是一本厚厚的书,一本足以概括微博的意义和精神的厚书。

是的,这就是微博带给中国的变化,信息的传播不再是从上到下,而是没有中心的开放式的传播,精英和大众之间的界限模糊了,权威和平民之间的界限模糊了。如果说,博客让不是记者的知识分子有了发表自己观点的地方,那么,可以说微博让不是知识分子的普通人也可以表达自己。毕竟,写篇1500字的博客和140字的围脖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正因为它的快捷、简便,微博日益成为网民爆料的首选方式,对互联网舆论格局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种影响就是微博的力量所在。它可以聚沙成塔,它可以水滴石穿。这不是硬实力,而是软实力,用互联网评论家们的话说,这是围观的力量。在西方社会,如古希腊,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广场,谁要是有冤情、不满,就到广场振臂高呼;在古代中国,每个县衙门口都有一面鼓,谁要有事就可以击鼓让县太爷圣堂。

微博,就是西方的广场和中国的击鼓之间的结合体。一方面,它吸引民意的关注,让一些事件得以公开,形成舆论,当对作恶者的批评或谴责到达一定的量级时,这本事就是力量,因为社会本身有着趋正避邪的规律。另一方面,微博所反映的事件,很快会被官方所关注,从而得到迅速处理,当然,处理结果如果不公,也会在微博上被讨论、被批评。

温家宝在和国务院的参事们座谈时曾说,请大家围绕政府工作发表意见和建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句话其实也适合微博,每个人都知无不言,最后正义的声音一定会压倒邪恶的声音。

不过,有人对微博上滋生的谣言担心,从“金庸去世”到“山西地震”、“筷子变笋干”,微博谣言层出不穷,涉及各个领域,而网络水军也对微博加以利用。这是微博发展过程中的挑战,值得注意,但不能因此而否定微博。这就如同夏天蚊子要进来时,我们要做的是安装纱窗,而不是关闭窗户,也不是在窗户上捂上棉被。

记得2000年互联网还有些稚嫩时,一位负责网络的官员曾公开说,互联网像是新生的婴儿,需要我们的照顾,让它健康成长,当我们老去时,互联网还会依然年轻。此话令人动容。而今,10年之后,类似的话可以送给微博:每个人都会老去,而微博会绿树常青。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