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冲 > 城管和职业哭丧人谁更令人闻风丧胆?

城管和职业哭丧人谁更令人闻风丧胆?

 

等了许久,终于有海外媒体肯就城管说点事儿了。

6月2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文章引用已故学者蔡定剑的话说,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大量进城农民与失业下岗工人,他们都需要靠街头摆摊维持生计,政府维护城市秩序的前提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管理也应当服从于民众的生存权,管理不是为了限制,而是为了服务。

有学者痛批,城市将小摊贩和乞讨人员视为落后、不文明、有损现代化的象征,想要从城市抹去或掩藏起来,是患上病态的“城市洁癖”。《联合早报》认为,病态与否可以商榷,但是中国确实特别重视“观瞻”,重形似胜于神似,或者说重形似先于神似。人们会费相当大的精力去处理“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当然“好看”与否的界定标准,是看是否井然有序,而非是否有活力与生命力。

文章进一步指出,重形似先于神似的习惯不仅反映在市容市貌的维护上。管好表面秩序的心态与思维,体现在多种方面。例如现行的维稳机制,它的首要追求不是矛盾的解决,而是不闹出事情来,甚至许多民众期待的也是如此。中国这么大,问题这么多,哪儿是一时半刻解决得了的?当前不时冒起的官民冲突故事,都可以归类为“发展中的问题”,可以通过发展来解决。然而,不断累积的问题,也正越来越直接地考验中国社会的韧性、容量与耐心。

英国媒体也关注过具有中国特色的城管职业。《每日电讯报》说,城管是指驱赶中国城市的非法摊贩、清除黑车以及查验营业执照的警察。《卫报》则解释说,城管是指一些处理轻微犯罪和无序状态的雇员。在英国一些视频网上,甚至还有人制作了把“中国城管”和“维京海盗”拼凑在一起的动漫短片,并调侃说“这些都是让民间闻风丧胆的称呼”。

在城市里和城管发生冲突的,大多是小商小贩,他们背井离乡到城市讨生活,而他们的亲人还在老家坚持着传统,不过,传统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改变,就连亲情的展现也成了职业——职业哭丧人。

法新社的记者在重庆看到,胡兴莲(音)在梁智才(音)的尸棺前跪倒在地,一只手扶在棺材上,放声大哭。然而,胡女士一点也谈不上极度悲伤——她只不过是个职业哭丧人。

在中国至今仍保持着坟前哭丧传统的部分地区,常常雇用这样的“哭丧人”,以确保葬礼上浓重的悲伤气氛。而现年53岁的胡女士干的就是这个行当。

死者的朋友和邻居围坐在帐篷外围。有些人抽着烟,其他人聊着天或者打着手机。

取代哀乐的是流行歌曲和小品。先是肚皮舞表演,紧接着是穿着豹纹紧身衣的女子随着强烈的打击乐节奏热舞。

据介绍,这种传统意味着死者的子孙后代必须以一种热闹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悲痛之情,必须在坟前嚎啕大哭。如果他们哭得不够劲儿,就会被邻居视为不孝。因此,就要雇用像胡女士这样的哭丧人,以确保葬礼既热闹又充满激情。

虽然略显荒谬,但职业哭丧人还是比城管要高尚一些。至少,这是市场的自然产物;至少,他们没有伤害别人,是通过自己的“感情”挣钱,而不是通过“拳头和暴力”。

当然,无论是职业哭丧人,还是城管,都是中国城市化的产物,6月20日的BBC看到了中国城市面临的挑战。

自1992年以来,中国46座城市人口超过百万大关,全国超过百万人口的城市达102座。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目前中国的城市居民仅占总人口的大约40%,大致相当于1885年美国的水平。据估计,到2025年,还将有3.5亿中国人成为城市居民,从而使中国的城市人口达到整整10亿。

要容纳那么多人,意味着要以世界上史无前例的规模大搞建设;而要管理这些城市,并不是单靠一队队的城管就可以解决的。

BBC的报道称,中国建筑行业从业人员约3700万人,消耗了世界近一半的水泥钢材,而全世界的重型建筑设备很多转到了中国。

但是,中国的城市革命,摧毁的与建设的一样多。在奔向富裕和现代化的过程中,中国让自己——和世界——失去了宝贵的遗产。

中国的城市不仅在向上长高而且向外扩张,城市化也消耗了数量惊人的农村土地。过去30年,中国“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张吞食了几乎为英国土地面积一半的可耕农田。

如果中国人均汽车数量达到美国的水平,那就超过10亿辆汽车。一句话,地球就会被烤焦。

BBC的报道也给出了希望。中国正在建设的公共交通设施也超过其他国家的总和,而且在开发可持续建筑技术以及太阳能、风能等清洁替代能源方面也大大领先美国。

报道最后说,我们可能教会中国开车和吃饭以及花钱买毁灭,中国可能教我们如何拯救世界。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