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冲 > 参观世界上最危险的幼儿园

参观世界上最危险的幼儿园

清晨,起床,儿子一如既往地纠缠着说今天不去幼儿园,我们一家连哄带呵斥,终于穿衣出发,条件是:我抱着。

抱着孩子,进入幼儿园,填好温度表,签字,目送孩子蹦蹦跳跳地跑到老师面前报道。此刻,中华神功的音乐已然响起,一切井然有序。

然而,和一个月前欣然离去的心情相比,最近送子上学都是百味陈杂,眼前总是闪烁着那些听过、却不曾见过的凄惨画面,想起那些无辜被害的孩子。

思前想后,想起自己一直认为中国的幼儿园是安全的。我想起2005年访问以色列时,以色列外交部带我看了位于靠近黎巴嫩边境的一所幼儿园。以色列外交部的官员告诉我,这家幼儿园曾经遭遇过黎巴嫩的导弹袭击,死伤了数十个孩子。随后,以色列重建这所幼儿园,窗户是防弹玻璃,房子抗普通炸弹。这位官员说:“这是世界上最靠近边境的幼儿园,最危险的幼儿园,现在,也是最安全的幼儿园。”(如下图)  

我站在幼儿园的围墙边,向对面拍照,拍到了黎巴嫩的建筑物。以外交官说,双边关系不好时,会有人从建筑物里向幼儿园这边打冷枪。(如下图)  

不得不佩服以色列人,太强大了。我当时竟然也同意了那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幼儿园的说法,现在看来,错了。最危险的袭击永远来自内部,身边的危险才是最大的危险。

记得在柏林的犹太人纪念馆参观时,门口有句话写道,这些事发生过,还可能再度发生。到幼儿园事件行凶的事件,已经发生,再度发生,接连发生,给天下人带 来的震撼、痛苦和不安难以言表。

以色列人采取了措施,让最危险的幼儿园变得安全。我们也采取了诸多安保措施。但深层的东西还需要反思、思考。具体而言,深层次的社会矛盾、社会不公不解决,此类事件难以杜绝;从精神角度而言,从宗教、教育等角度劝人为善,才是根本。而这需要漫长的过程。对此,现代人其实无需多言,鲁迅先生当年曾透彻地点出了中国人的人性,而今依然无人出其右——弱者举起刀,砍向更弱的;只有强者,才敢于向强者挑战。

我想,全中国的父母看了这些天的新闻都会有不安情绪;而海外驻华媒体也早已把发生在中国的事情传到了世界各地,如同当年的美国校园凶杀案一样。

2007年美国校园爆发凶杀案时,我在明尼苏达,那可是全美各大媒体的绝对头条,当时,我和美国同行交流时,他们问我,这在你们那儿的媒体是不是头条新闻?我说,不是,因为这是发生在美国,嫌疑犯是个韩国裔的孩子,所以,根据新闻的贴近性原则,这我们会关注,但不是头条。这位编辑以美国特有的方式瞪大眼睛表示震惊,他甚至以为,死伤这么多人,这么恶性的事件,应该是全世界媒体的头条。

这就是美国人,总以为美国即世界,美国人关心的就是全世界人关心的。回忆起美国的校园凶杀案,其实心里也不爽,我这个人精神脆弱,对矿难、惨案都是本能的躲避,甚至认为灾难时记者拿着话筒去提问是极度无德之事,可以说,愧为记者。因此,当中国青年报评论版的主编冯雪梅姐姐约我写写校园案爆发后美国媒体如何做时,我还是婉拒了。

我知道,自己这是鸵鸟心态。其实,美国媒体当时从各个角度报道,并予以深刻反思,只是按照规定,不得播放那些血腥画面。出事后,媒体报道,社会反思,相关机构做出调整,这已是美国的惯例。如不信,可看看每年的普利策新闻奖的调查性报道,都是媒体报道后推动了变革。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