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冲 > 民粹是稳定的大敌

民粹是稳定的大敌

这几年,总在不同地方和不同的人有饭局。在北京,和公知们喝酒时,大家谈的往往是宪政、民主,一片忧国之心。可回到老家,那些没念过几年书的叔叔、伯伯,以及初中毕业后去打工的兄弟们,却总是关切地问,钓鱼岛怎么了,啥时候打小日本一顿。

由此,我感觉到城市和乡村在观念上的差异,当城市有产者、知识分子越来越多地关注身边的问题时,底层的民众依然在过去宣传口号的笼罩之下。

在学术上,管这种情况叫民粹。最近,人民网关于民粹主义的调查,也印证了我的感觉和判断。

调查显示,49.5%的受访者具有民粹化特征,其中,31.3%的人属于民粹特征显著群体,18.2%的人属于有一定民粹化倾向群体。

从行政区划来看,日常居住地为乡镇、村的受访者中,民粹化特征群体和民粹特征显著群体所占的比例均为最高,分别占乡镇、村受访者的57.5%和41.3%;居住在直辖市的受访者民粹情绪较低,比例分别为48.1%和29.0%。日常居住地为海外的人,民粹特征最不显著,比例分别为21.7%和8.3%。

调查发现,学历与民粹主义情绪有较强的相关性,在“大专群体”和“中专/职高/技校/高中及以下”群体中,民粹特征显著者所占比例较高,分别为51.5%和41.3%;相比之下,这一比例在博士和硕士学历的人群中分别只有18.2%和26.2%。

学历越低越愤青,生活地区约偏远约愤青,这可以简洁地概括这次调查的结果。

在学术层面,民粹主义并无明确定义,它可以依附在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女权主义、社会主义等各种学说上,是一种“阵发性的、反政治的、空心化的、打着危机旗号的‘变色龙’”。但总的来看,多数民粹主义者或民粹主义现象都具有以下特点:回避代议制政治的复杂性,主张直接民主,把所偏爱的群体进行理想化,并以此作为辨视自身的依据,缺乏核心价值观,是对严重危机的强烈反应,民粹主义既可能从民众中产生,又可能被精英所倡导;既可能仅仅是一种思潮,又可能形成运动,甚至具有长期的政治后果。

民粹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一旦出笼,可以迅速煽动一大批人,做出疯狂的举动,轻则构成针对少数人的“多数暴政”,中则严重破坏社会稳定,重则导致大规模流血和整个社会秩序的崩溃和文明的倒退。

2012年的重庆事件,便是明证。

重庆事件,简而言之,可以说是当权者利用民粹主义,获得支持,经济上对有产者进行掠夺,获取政治资本。它在表面上给民众带来好处,但这种竭泽而渔的做法,早晚都要还的;这种超越法律秩序的黑打,是历史的倒退。长远而言,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我5月份去重庆时,曾和一个的士自己对话,他感慨地说:“书记走了,连重庆的树都无精打采的啦!”

问题在于,民众只看到眼前,只知道今天是不是更安定了,而不愿多想这种剥夺财产和人权的行径,迟早会落到自己身上。

他们拷打民营企业家时,民众不说话;他们把律师送进监狱时,民众不说话;他们把发帖的任建宇劳教时,民众不说话。可是,等他们把斗争的目标指向民众时,已经没有人替民众说话了。

凤凰网年底策划,采访了重庆有关人士,有一段话令人印象深刻:我认为民粹主义是中国未来最大的威胁之一。老百姓只看眼前的、表面的利益,根本不会想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灾难。我们缺乏公民意识,只有臣民意识,盼望清官,盼望明君,却不知道任何权力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