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冲 > 中日为何不能像法国、德国那样亲密合作

中日为何不能像法国、德国那样亲密合作

2013年1月21日-22日,中欧高端对话在澳门举行,来自欧洲和中国的学者一起就欧洲危机、中国转型、中欧合作等话题进行了坦诚的交流。

会议现场,凤凰卫视《震海听风录》录制了一期节目,从法德合作谈到中日之间的矛盾,探讨中日为何不能像法德那样合作。

这个思路,邱震海先生谈非常合适,作为正宗留德博士,他对日本问题一向关注,提出许多建设性、开创性的问题。

就此,我也有一点感触和想法。

中日关系“政冷经热”的那段时间,也就是2005年小泉执拗地参拜靖国神社的那段时间,我获得德国提供的一份奖学金,在柏林的《世界报》工作。这期间,重点考察了法德关系。

我们都知道,法国和德国是历史上的宿敌。拿破仑的铁蹄下,普鲁士人根本不是对手;俾斯麦的光荣和梦想,毁坏了法皇拿破仑三世的一世英名;一战,英法联军抗击德国,法国损失惨重;二战,法国迅速溃败,当年作战英勇的贝当元帅带头当了“法奸”。

历史的一对宿敌,谁也消灭不了对方,谁也不服对方,法德之间的恩怨情仇,和中日之间的复杂纠葛,有得一拼。

就是这么一对宿敌,二战后携起手来,联合其他国家,缔造了欧盟的神话。可以说,没有法国和德国之间的亲密合作,绝不会有今天的欧盟。

法德和解始于1962年7月8日,法国总统戴高乐和德国总理阿登纳在兰斯大教堂前的广场上签署了《法德和解条约》,然后紧紧拥抱在一起。此后,两国经济上紧密合作,作为火车头拉动了欧洲的合作,在文化、艺术等各层面也展开了交流。

法德之间,每年都有大批量的青年交流。高中孩子,放假后进行“互换”,法国孩子到德国人家里居住,德国孩子到法国人家里,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对方的文化和习俗。法德之间不同年龄段青少年的交流项目都有,促进了双方的了解和沟通。

法德之间还合作编写教科书。法德合编的第一套历史教科书的第一册2006年出版,时任法国教育部长吉勒·德罗宾说:“没有什么会一成不变,敌对状态不会无休无止地持续下去,人民会撰写新的历史篇章。”

这套书由法德历史学家共同编撰,用法德两种语言出版,把法语和德语中的“历史”这个单词用一个连字符连在一起,在两国高中使用。

经济上亲密合作,政治上缔造欧盟,文化历史方面增进了解,人员方面从孩子起进行交流,这种多层次的沟通,确保了法德关系能跳过历史的障碍,平缓行进。

当然,这个过程有起伏,随着不同党派的执政,会有些微调,甚至还会有些争吵;法德两国民众之间,也不是完全的喜欢对方,也都是爱讲对方的笑话。不过,这没关系,在合作、沟通、理解的大框架下,两国的关系史稳健的、理性的。

不信,你到法国或德国的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问问,是不是担心法德之间会爆发战争,如果碰到的都是正常人,肯定没人有这份担心。因为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战争完全是对双方都有害,没人会愚蠢地通过这种方式解决矛盾。

最近,国内某报报道说,39%的法国人认为,德法关系比以前糟糕,而持相同看法的德国人有14%。德国Onvista网站认为,德国和法国正在进行一段不快乐的恋爱。

看到这种报道,不要妄加断言说德法关系也不好,对此需要有一个起码的判断。法国和德国之间的不快乐,就像兄弟之间发生争吵,吵过会回归理性,依旧是哥儿俩好。也就是说,这是在良好状态下的小起伏,完全是正常的,不吵架的夫妻和不吵架的两个国家一样,都是不可想象的。

反观中日,当年也曾有过蜜月,也曾有三千人规模的大交流,也曾把两国人民世世代代有好下去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可到今天,钓鱼岛上空剑拔弩张,着实令人担心擦枪走火。

为什么法国和德国可以做到的,中日做不到?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是西方人的理性思维东方人不具备?是亚洲人斤斤计较、不够大度?是德国人反思历史、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疑惑是其他原因?在此,我不想说出答案,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预设的答案。

记得哲人说过,你把人视作仇敌,这个人就可能真是你的仇敌;你把人视作朋友,这个人就可能真是你的朋友?中国和日本,到底在怎么看自己,怎么看对方?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