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冲 > 法国总统为何惹不起农民

法国总统为何惹不起农民

法国《巴黎人报》2012年12月11日报道,法国埃纳省拉昂市500名退休农民联合给法国总统奥朗德邮寄内含面包渣的信件。他们在信中称,自己微薄的退休金“少得像面包渣一样”,呼吁总统关注退休农民生活。

  农民给总统写信,邮件里还带点面包渣,可谓胆大包天,这要在封建社会,即便不是欺君之罪,也要让地方官严加教训。

  在当今一些国家,这种事要么销声匿迹,估计连总统秘书都看不到,信件便石沉大海;要么面包渣被原封不动地退回给当地政府,地方官员警告农民不要越级上访,否则以后没啥好果子吃。

  可在法国,我们看看此事如何。

  国内媒体报道说,这些在2012年11月12日到达爱丽舍宫的面包渣信被定性为“对共和国总统的冒犯”,不少寄信人因此被警方传唤。这里需要注意,是传唤,不是劳教,不是收监,只是问问,“你干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干”,这属于依法处置,属于警方的分内之事。你寄的面包渣,没事,顶多是不礼貌的行为,需要批判几句。如果寄点白粉什么的,可就犯了罪,那就按照相关法律处置。

  我们再看看当事人怎么说。奥朗德总统已表态,称不会就此提出诉讼。这句话值得注意,是不提起诉讼,而不是让警方别惩罚农民。一个词的差异,背后是不同的语境。

  我们习惯了君临天下,习惯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习惯了司法受政治的影响和干扰。从古至今,皇帝金口一开,对犯错者降低惩罚力度,那便要谢主隆恩,感激涕零。可在法国,不是这样。

  农民给总统寄面包渣,不礼貌,但这是他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总统不高兴,当然可以,他有权利不高兴。不高兴怎么办,对不起,你不能指令警察抓他,因为警察是否抓他,要根据法律;他也不能让地方官员把农民羁押起来,惩罚一顿,因为地方官也不是他任命的,而是老百姓选出来的。

  总统不能让警察出手,也不能让地方官出手,但他可以找法院告状,法院处理总统和农民的纠纷,就和处理普通自然人之间的纠纷一样,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总统是普通人,农民是普通人,法院是仲裁者,各司其职。地方官完全可以在那里看热闹——你们哥儿几个折腾总统,和我无关。

  好在收到的是面包渣,不是炸弹;如果收到炸弹,那总统就可以按照对付恐怖分子的方法,让警方调查了。当然,具体如何处置,也要参照有关反恐的法律。奥朗德总统选择不诉讼,是明智之举,因为法国农民,他惹不起。

  法国是个农业大国,在当今世界,农产品出口最多的是美国,第二便是法国。法国的粮食产量占欧洲的1/3,欧洲前100家农业食品工业集团有24家在法国,世界前100家农业食品工业集团有7家在法国,法国的农副产品出口居世界第一,占世界市场的11%。如此重要的经济地位,领导人是不敢忽视,也不敢轻易得罪的。

  更重要的是,法国农民不是散兵游勇,而是有组织的。在法国,有农民工会、农民协会、农业议会等多个农民的组织。表面上是500人联合给总统寄面包渣,实际上他们代表的是组织起来的200多万农民,这股强大的力量,总统自然惹不起。如果总统采取强硬措施,这些人走上街头,游行几天,那更不好应付,还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解决问题为上策。

  农民游行还真是发生过不少。2009年,农业收成不错,谷物、水果及蔬菜等的价格下跌15%,导致农民收入减少10%。这下农民可不愿意了,到处游行抗议。有些人跑到首都巴黎市中心的香榭丽舍大街,点着轮胎、柴草,封锁道路,让法国政府大为头疼了一番。

  其实,这次农民的要求很简单,也不复杂。在2012年总统大选期间,奥朗德曾对当地农民的退休金问题做出具体回复。如今农民邮寄面包渣就是想提醒总统别忘记兑现竞选承诺,让退休农民领到相当于法定最低工资75%的退休金。

  农民也有退休金?是的,没错。法国农村已经形成比较完备、发达的养老保障体系,法国农民通过社会保险完全能够应付年老、疾病等问题。

  法国农民的社会保险内容最早出现在1930年法国政府颁布的《社会保障法》里,规定把农民和社会上的工人一般对待,规定农民缴纳的社会保险税为其收入的2%,剩余部分由国家进行财政补贴。1961年,法国将疾病、生育、残疾纳入保险范畴。20世纪80年代后,法国对农业的社会保障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并且综合了保险和国家救助资金的一套系统。2003年,将1964年成立的“国家防范农业巨灾风险基金”建立成了补充养老保险制度。

  对于自己的权利和保障,法国农民通过选票来予以保护。2012年的选举,很多农民选了萨科齐,因为法国农民传统是支持保守派政客,对左翼自由派不感兴趣,也不信任。这种心态下,给总统寄点面包渣,提醒他别忘了承诺,也属情理之中。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