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如果选择2011年第一周最重磅的关于中国的文章,“如何与中国为友”将毫无疑问地当选。

文章作者布热津斯基声名赫赫,不亚于中国人所熟悉的基辛格。他曾担任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所著《大棋局》一书是国际关系领域的必读佳作。

文章刊载于1月2日的美国《纽约时报》。刊登这篇文章的背景是,胡锦涛主席将对美国进行访问,两国部长级的会谈频繁进行。可以说,胡主席的这次访美将为2011年的中美关系定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布热津斯基警告说,对亚洲的长期稳定和美中关系来说,最糟糕的情况将是两国进入一种不断变本加厉地互相妖魔化的状态。不仅如此,在两国在各自国内都面临困难之际,遵循这种路线的诱惑很可能越来越大。

这位战略学家直言不讳地说,那些仍重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中国领导人或许应该重读斯大林在1930年向党内干部发表的题为《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讲话,这篇讲话让人们防范“一种虚荣和自负的情绪”。

当然,他也提出了具体的建议。他认为,中美应竭力达成一项联合声明,说明富有成效的美中合作的历史潜力,应当宣布拥护美中伙伴关系的使命超出本国利益这一概念,指导这种伙伴关系的应该是21世纪全球空前互相依赖的道德规则。

要正确处理两国关系,需要对自身、对对方有着清醒的认识。1/2月号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登题为“中国没有打败美国”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内,对中国的判断极为客观。

文章指出,美国的政治家、评论家和公众都认为,中国已经取代美国,在世界政坛取得主导地位,这种观点不仅错误,而且错得很危险。

作者认为,目前,美国的实力远远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告诉你相反内容的人都另有居心。夸大中国的实力会导致一系列后果。他表示,对中国实力歇斯底里的态度在中国激起了困惑和愤怒,因为中国被要求接受一份它尚未做好承担准备的重任。毕竟,中国在2010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中排名第89位,位居土库曼斯坦和多米尼加共和国之后(而美国排名第4)。把中国看得比实际更为强大既助长了中国的虚张声势,也加剧了它的不安全感。

《时代》周刊网站也在去年12月30日刊文说,对中国导弹的恐惧过度了。文章认为,首先,比起对外部影响力的关注,中国显然更为担心国内稳定。邓小平曾说,中国要先把国内一大堆问题搞好,然后才能应对整个世界。这一教诲至今得到沿用,比起以前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次,中国的外交政策基本上还是经济政策,其动力源自不停地追求增长以确保稳定;再次,迄今中国的政策给其他国家带来的好处不少于(甚至多于)对中国自身的好处。

甚至对于中国已是头号强国的亚洲美国也无需太担忧。首先,中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实力基本是在低价值产品上,美国则主导了高端贸易。亚洲邻国对中国这位老大哥又爱又恨。他们乐于从其崛起中获得经济实惠,但同时寻求美国制衡中国。

美国外交学会亚洲研究主任伊丽莎白·伊科勒米甚至认为,中国崛起实际上将令美国与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关系得到深化。

2011年中国经济怎么样,美国人也有他自己的判断。《福布斯》杂志网站1月5日刊文指出“2010年中国经济的三大风险”。文章认为,第一,通胀是个严重问题。2010年11月份官方公布的通胀是5.1%,但每天老百姓所感受的压力都不是这些数字能描述的,因为鸡蛋、食用油在过去的六个月了涨了10%到20%。

第二,没有足够的低成本、干净舒适的房子提供给普通居民。在过去的十年,开发商集中精力建设豪华住宅以满足富人的需求。缺少买得起的房子是个大问题。

第三,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升温,这不利于就业。这是因为美国人失业问题严重,但是它没有从自身找原因,没有修补法律漏洞、改善经济结构,而是把中国当作替罪羊。作者警告说,美国谴责中国的做法,和二战前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

读了这些美国人的文章,如果需要我做出一句话的评价,那就是,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比中国人对自己的认识更客观。

话题:



0

推荐

王冲

王冲

192篇文章 1次访问 8年前更新

北京外国语大学公共外交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日本政治中心特约高级研究员,美国国务院访问者(IVLP),专栏作者。曾任《中国青年报》国际部记者,《中国周刊》国际部主任。著有《选票的背后——透视美国大选和美国政治文化》。联系我:chonglingw@hotmail.com

文章